我们可以通过8种方式濒临灭绝

作者:东槎歇

<p>末世论者来了,他们离开了</p><p>托马斯·马尔萨斯(Thomas Malthus)在18世纪预言人口将超过其支持自己的能力</p><p> Paul Erlich在20世纪60年代选择了这个主题,但从那以后世界人口增加了一倍</p><p>改变了什么</p><p>我们作为一个物种的成功创造了几十年前不存在的新的和可怕的风险</p><p>通过我们在地球上的统治地位,我们可能会以我们尚未完全理解的方式扰乱气候系统</p><p>随着世界变得更加全球化,我们正在与其他物种建立更紧密的联系,并为新出现的疾病创造机会</p><p>为了对抗这些病原体,我们正在争相解开生物学的奥秘,这可以用来治疗好病或病</p><p>我们已经建立了一个精心设计的全球经济技术,从未计划应对这种规模和复杂性</p><p>这些问题都不一定是世界的问题</p><p>这并不是说我们会感染坏流感并且作为一个物种灭绝,或者股市崩溃,世界将陷入千禧年的黑暗,或者海洋会升起并吞没我们</p><p>但结合起来,世界似乎处于极其脆弱的时期</p><p>气候和疾病以及食物和经济并没有完全不同 - 它们是相互交织的</p><p>如果我们把所有东西都推到一个临界点,那么我们就冒风险</p><p>在“Bloombury,25.99美元”一书中,我深入研究了这些风险</p><p>把它想象成坐在篝火旁,听科学家谈论可能出错的地方</p><p>本着这种精神,我们的世界可能会走到尽头的一些方式:....

下一篇 : 春天回到佛蒙特州